白日银河

稀有等级:七颗星

©白日银河
Powered by LOFTER

是真的很喜欢呀 。
能够在饭圈和文圈认识很多很好很好的姑娘,对我来说早已超出了三个月前我第一次决定动笔时所预想的了。

遇见了会给我每一篇手写评论的你,会摘抄句子发给我的你,会带我吃鸡说一定要保护我的你,有给我画画的你,有和我谈天说地聊人生哲学的你,有和我通磕各圈的你,还有很多很多,我觉得心动且值得的瞬间。

如果有一刻你也心动,我觉得就很满意,觉得自己做到了什么吧。

xiaobaozishadaidai:

我还是想陪着你,


走最长的路,看最长的电影,


电影只放到了一半,


怎么可以散场呢?


你对我许下的承诺,还没实现,


怎么可以食言呢?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我不想



我想     和你      再一起       好麽?




依旧送给然然 @白日银河 





 

真的爱你

*一发完

*马丁文轩


A面


那是我的人生里第一次见到他。

重庆的夏夜有点闷热,我带着装满火锅和冰粉的胃走在路上,重庆的副中心不够拥挤,迎着霓虹灯的粉绿影子,身边是同系来参加集训的校友,关系亲密,几个人吵闹得盖过了熙攘人群。

广场上围了里外几圈人,在阶梯上或坐或站,我站在最外围,往里望去,两个男生抱着电吉他正在试音。

我离他十米,不是正对面,甚至有点太偏,只能看得清他侧脸。

牛仔裤和卫衣,身形颀长,光打在他毛茸茸的头发上,简直要笼罩出光环。侧侧头,似乎是勾起了一个笑容,然后眯着眼睛环视一圈。

他扭过头,和身边队友是商量了两句,他带头拨起前奏。


第一个音符就已经很足够...

 

遥远的月

*嗨室友


-

“太晚了,要睡啦。”我戴着耳机,站在门口望着院子里金黄色的晚风。

耳机里是温柔又迷人的嗓音,轻轻笑了笑,“农农,晚安。”

我仰起头点点头,忽然想到他并没办法穿过长长的耳机线看见我的笑脸,只好忙不迭说:“好,你别太累。”

他声音还是带着笑的柔软,“我不累。”

“抬头。”我眯着眼睛,“像是月半小夜曲的那天。”

对面长久的沉默让我以为是信号中断,点亮手机依然是正在通话的界面。

“那,”我说,“晚安。”


你相信一见钟情吗?


我是天秤座,有人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星座,属于“上帝的失误”。

有时候犹豫,有时候偏执,是我。

天真,世俗,是我。

一见钟情,是...

 

「毫无隐私可谈的」写手20题

 @执念成殇 (悄悄表白 和我能通磕屠呕的念念)


1.笔名由来

你如果见过白天的银河,大概也会喜欢我。


2.什么时候开始写作 是什么动机让你继续写下去

今年七月末,暑期实习的单位时长拖沓,正好坐在正对门的桌子,追剧不便,打开文档舞了个脑洞。


3.感觉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的 别人对你的文风又有什么看法

自我认定:小众文学

他人认定:温柔细腻(吧)


4.早期文风和现在落差大么?

正处于早期吧。


5.喜欢的风格(故事的走向和文风之类的)

温和平淡,细水长流,点播一首简单爱


6.觉得自己擅长写什么

半开...

 

〖氐宿环游/21:00〗似锦

上一棒: @状况外 


#蔡徐坤封杀#

话题后面,加了一个炽热鲜红的“爆”字。

陈立农抿了抿嘴,点击。

其实这件事情他早有所耳闻,无非是蔡徐坤的新歌《Moonlight》被证实和民谣歌手陈子丰在两个月前发的歌《Midnight》在编曲上有高达88%的相似度。

后续的事情——陈立农读着新闻,眼中的迷雾越来越重。

蔡徐坤拒不承认,激起了网友的愤怒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是蔡徐坤在夜店的照片——他的手边,放着两包白色的粉末。

今天,蔡徐坤被广电总局勒令封杀。


蔡徐坤的微博,微博数0,关注数0,粉丝数也哗哗地掉了几百万。

头像俨然已经变成了一片空白...

 

夏夜摘星

*向横×程以鑫

*明星转校生


“听说了吗?”米乐一把勾住向横的脖子,向横端着汤的手猛地一抖,差点溅了出来,“你们班要转来个新同学。”

向横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平衡,“谁?”

“大明星。”米乐咧着嘴,挑了挑眉,“去你们班插班的。”

向横一愣,“明星,为什么要上学?”

米乐伸出长长的指头在向横脑壳上点了好几下,“你啊你,那个词叫什么——”

“……榆木脑袋?”向横一边平衡着重心,一边护住自己的头。

“对对对,榆木脑袋。”米乐重重地点点头,“你家是从来都没有过电视吗?”

向横被说得脑袋一懵,“有啊,在客厅。”

米乐一脸有话说不出的问号,最后大手一挥,“懒得跟你讲。反...

 

我不想

第一部:和你

第二部:一起

送给 @Loey❤️NK 


「我想把全部幸福都藏在你身上」


陈立农推开包厢门,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正中间和几个朋友勾肩搭背唱着《同桌的你》的蔡徐坤,看他摇头晃脑吊儿郎当的样子,陈立农知道,他喝多了。

“哟,理科状元,”蔡徐坤右手边一个人高马大的男生笑起来,这就是文科班的体育委员了。

蔡徐坤听到这句话,望向门口,看见倚着门框,笑意盈盈看着他们的男孩,十八岁的男孩身形颀长,穿着黑色衬衣,手臂线条隐隐可见。

“巧不巧,”陈立农嘴角勾起笑,“我们班的包厢正好就在你们班隔壁。”

“大家一起玩呗。”蔡徐坤招手示意陈立农进门,陈立农点点头,...

 

逃离霍格沃茨

*霍格沃茨paro

*假的团综


蔡徐坤:斯莱特林六年级,外表清高孤傲,内心住着清新可爱的向日葵男孩,只有极少数人能激活向日葵男孩。父母均为魔法师,同许多阿兹卡班的囚徒有深入交情。擅长所有学科,是斯莱特林学院唯一的全A学生。也是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找球手。第一场魁地奇比赛中,他在众目睽睽下从兜里掏出一只大塑料袋,把金色飞贼罩进袋子里,带领团队取得胜利——后来他一直把这个大塑料袋和里面的金色飞贼带在身边。


陈立农:格兰芬多五年级,热情温顺,麻瓜家庭出身,入学第一次考了全A后,经历了全学院的质疑,却一直保持着坚强和勤奋,在一场魁地奇比赛中以绝对顽强的意志得得到了大家的热爱,并成为...

那天 小王子在星球上
看了四十三次日落

 

夏天的花

*嗨舍友

*小甜饼


“手机、身份证、工作证……”

我翻着自己的钱包数了一遍。

“卸妆水、隐形眼镜盒、充电器、雨伞……”

我拉开书包,一一检查。

“多交点朋友。”

想了想,我低下头,打字。

“好,放心吧。”句末加了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“我等你回来。”


推开别墅的门,花园里传来了植物清淡的香味。

夏天的太阳把香味发酵成甜甜的味道,再用一缕温和的阳光给礼物打上漂亮的蝴蝶结缎带。

我拉着巨大的拉杆箱,和舍友打招呼。

“陈立农,农农。”

我这样介绍自己。

他们也会这样称呼我。

但是真的会按照我的发音,连声调都同我一模一样的人,只要叫一声,我就会想起你。


因...